职工教育服务热线:4000123318

职工私家书评三等奖 | 显微镜下的历史、黎民百姓和他们的梦——观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有感

△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我享受读书,读书的过程使我愉悦,尤其是历史书。我也特别喜欢用现实去对照历史,“以古为镜,鉴古明今”。往往合上书页,才明白,原来古人们的梦,已圆梦今朝。故纸堆里有很多故事,有些故事可...


1637813194879692.jpg 

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

我享受读书,读书的过程使我愉悦,尤其是历史书。我也特别喜欢用现实去对照历史,“以古为镜,鉴古明今”。往往合上书页,才明白,原来古人们的梦,已圆梦今朝。

故纸堆里有很多故事,有些故事可能无人问津,有些故事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。但有些故事,即便在大时代的背景下,也能幸运地展现在我们面前。如果说在其他历史书籍中的明朝像长幅画卷,那么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就是把画中细微到毫厘的笔触放大给我们看,让我们看到了别样的景观。

何出此言?

每个时代都有天才,但生于明朝的天才是可悲的。

大明万历年间,徽州府爆发了一场民间骚乱。一位叫帅嘉谟的数学天才,在计算徽州府的税粮账册时,发现歙县多负担了其他县的一笔税支,足足交了两百多年!但当他向应天府呈文汇报时,得罪了利益集团,不但举报久久得不到回应,而且为了躲避暗杀背井离乡,最后更是被牺牲来换取政局稳定。他的美名虽流传于世间,他的结局却令人叹息。

每个时代都有税赋,但生于明朝的黎民百姓却苦不堪言。

从这桩“徽州丝绢案”可以看到,大明百姓除了要缴纳田赋之外,还要承担徭役,无偿为各级政府提供劳力服务。徭役种类繁多,官府则计算每年需要的徭役总数,将人力成本折算成银两,分摊到每亩地里去,让老百姓按亩缴纳这项变相的税费,嘉靖年间称之为均平银。其实明朝的正税不多,但杂税与隐形税却无比繁重。如前文提到的这笔税支,其实是征收丝绢的实物税,歙县不是丝绢产地,所以需要出售其他物资再收购丝绢,两次折算税赋愈加深重。

每个时代都有政府机构,但生于明朝的官僚体制却积重难返。

老百姓的负担不只是各种正税、杂税、隐形税。各府每年要向六七个部门分别解送税赋,每多一路,附加成本就翻一倍,明朝还制定了途中的扛解、火耗、补平、内府铺垫等。基层效率低下,体制臃肿无比,造成大片的舞弊空间。官员不会主动求变,甚至畏惧改变,是为“祖宗成法”。一系列的积重难返,才会造成“徽州丝绢案”这样的糊涂账,引发如此大的政治风波。长此以往,地方民怨沸腾,政府束手无策,天下大乱,大明王朝最终走向了灭亡。

合上书页,不禁思考,我们将怎样从历史中得到教训呢?腐败黑暗的大明王朝的故事已经被藏在故纸堆里,我们所幸生活在昌明的现代社会,生活在阳光下。人才得以施展拳脚,建设社会;老百姓安居乐业,衣食无忧;基层干部敢于担当,为国为民;国家繁荣昌盛,铸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蓝图……

我们往往幸福而不自知,当翻开书页回首过往,才明白,原来古人的梦,已圆梦今朝。

  

作者:庄千里

工作单位:国家税务总局广州市海珠区税务局琶洲税务所